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建筑防水 用制度“堵漏”

类别: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18-09-10   浏览:570 次

之前举行的一个建筑防水论坛上,我国着名工程专家杨嗣信公布了一个数据,称目前我国建筑工程渗漏率达80%以上。

我们尚不知这一数据是否权威,但也似乎在某种程度上佐证了老魏及叶林标对于防水行业普遍存在问题的判断。正如老魏所言,防水行业不过是整个建筑行业的缩影,叶林标也直陈,如果检测中国目前的建筑质量,其结果一定是触目惊心的。

对于这些问题背后的原因,老魏和叶林标都从各自的角度作出了解释,都有各自的道理,但又似乎都没说到问题的根本。

在对叶林标的采访中,我曾就他认为“价低者得”不对的观点提出异议。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价格竞争没有错。价低货并不一定不好,价高货并不一定好,在一个责权对应的自由市场环境里,在一件商品价值被充分评估的条件下,价钱不是问题。

那问题出在哪儿?问题就出在责权的对应、对权力的约束和对公共利益的守望上。一栋建筑、一个工程的损益牵涉的往往是某个团体的公共利益。而决定这一公共利益损益的却是某个个人,即老魏口中的“当官的”。处在房地产行业食物链最底端的老魏,下意识地把能“管”他的人都称之为“官”,官在这里是一种权力的象征,而且是一种不受约束的权力。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房地产商尤其是民营房地产商最先“觉醒”,开始重视防水工程了。因为作为市场主体的房地产商,责权相对一致。建筑渗漏的“恶果”,需要企业老板吞下,它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所以老板也就开始规范自己员工——项目经理的行为了。

而权责最统一的无疑就是个人了,一个人对自己拥有全部权利和责任。据老魏说,给个人业主做防水最简单,只要向业主说清楚做防水的价格和质量,让他自己选择就好了。老魏肯定不会称这样的客户为“当官的”,更不会请他去吃饭、送红包了。反倒是业主可能会在老魏忙碌时,送上一杯清茶。

而据熟悉老魏的人介绍,老魏除了聪明、勤奋以外,还很善良、厚道。这一点我也有体会,也许他内心的那份“不安”正是源于他的善良和厚道。在人们普遍麻木于行业潜规则的时候,他的那份不安显得弥足珍贵。然而,我们永远不能把行业转好的希望寄托于那份不安。道德在多数情况下都是苍白的。正如他可以一边“不安”,一边“勾兑”,一边在工程中造假。

我也始终无法把善良、厚道和行业“老油条”这两个极度割裂的形象投射到一个人身上。相信,处于制度困境和道德困境中的老魏,其内心也是割裂的。他既为去年做的防水在今年就能准确发生渗漏而自豪,同时也为上世纪自己做的防水工程至今滴水不漏而自豪,我们不知道哪种自豪更由衷。

想要结束这种割裂,则需要一种制度,一种适用于“公共建筑”的制度,一套行之有效地监督“公共建筑”权利行使者的制度,使“项目经理”不再敢肆意妄为,只有这样才能为公共利益找到守望者。

小到一栋建筑,大到一个国家,均同此理。